熙尚房产经纪事务所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服务资讯 >

“民宿”变群租 不查证不扫码

编辑:admin上传时间:2021-08-20 16:24来源:未知 点击次数:
描述:
一提起民宿,大多数人的印象都是绿水青山中的别致小屋,文艺范儿十足。但是,本报近日陆续接到反映,在不少旅游和中介网站的民宿客栈栏目中,隐藏着低价合租床位,所谓的民宿

一提起民宿,大多数人的印象都是绿水青山中的别致小屋,文艺范儿十足。但是,本报近日陆续接到反映,在不少旅游和中介网站的民宿客栈栏目中,隐藏着低价合租床位,所谓的民宿竟是隐藏在居民小区里的群租房,在十几平方米的房间内,摆满了上下铺,屋内拥挤不堪,而且入住时没人查身份证和健康宝。虽然目前北京防疫形势趋稳,但任何监管漏洞都可能带来疫情风险,破坏全市上下密布的防控网。

“民宿”实际是群租房

不扫码不测温

王先生告诉记者,他通过携程旅行网发现了一家住一晚只需要76元的民宿,超低价位吸引了他,但没想到的是,一间屋里住了十几个人,甚至厨房的灶台边也搭着床,地上满是烟头和鞋子,屋里的气味令人作呕。

在王先生的指引下,8月4日,记者通过携程网的民宿栏目,联系到其中一家民宿的房东,按照他的提示来到朝阳区百环家园小区17号楼下。房东带记者来到15层的一套两居室,只见十多平方米的客厅里,摆着6张单人床,其中两张床上躺着两名男子,在挂满衣服的阳台上,还放着一张床,一名男子正在睡觉。

房东说:“只有靠墙的这张床空着,其他房间都住满了。四人间卧室每张床位每月租金1000元,客厅每张床位每天70元,可长租也可以短住。”记者看到其中一间卧室内,4张单人床围成一个圈,两名男子正坐在床边抽烟。

记者询问入住的办理过程,发现房东既不查健康宝,更不测体温,只要交钱就能入住。

“我不知道和我住同一个房间的人从哪里来,都去过哪些地方,更不知道他有没有打过疫苗。”王先生说,住在这样的群租房里太令人担心了。

通过多款民宿APP搜索,记者发现这样的群租房分布在城区的多个小区。

8月10日,记者从美团民宿APP上发现朝阳区青年路有几家民宿,按照房东指引,记者来到位于国美第一城3号院7号楼的一家民宿,从无人值守的临街单元门进入后,房东带着记者来到位于26层的一套三居室。

这套三居室有一个狭窄的客厅,里面是3间小卧室。在其中一间摆着两张上下铺床的卧室里,记者看到窗台下立着两个行李箱,窗台的栏杆上晾晒着衣服。房东说:“只有这间房还剩两个床位,每张床位住宿一晚的价格是60元。”

说话间,一名20多岁的女子从最里面的房间走了出来,房东介绍说:“这间卧室是几个常住的女生,都在饭馆工作。”

当记者说自己没带身份证没法办入住时,房东说:“只住几天的话,就不用看身份证了。”

随后,记者通过搜索民宿APP,发现附近的另一家民宿,该房东介绍说他那里都是多人间,没有单人间,但不是上下铺,每张单人床每晚50元一位。记者说要去看看房,房东马上告知房间在罗马嘉园小区10号楼。

大约20分钟后,房东忽然发来信息说,有人已经通过线上支付预订了房间,建议记者选择别家。在这名房东的房源信息中,记者看到不少顾客留言,顾客“那0”留言:“一个小房间八个床位,空气不好,厕所很臭。”顾客“79”留言称:“夏天这么热,竟不给开空调,节约电费降低住宿体验。”

群租房藏身居民小区

大门无人值守人员随意进出

记者通过美团民宿APP,查到位于宋家庄地铁站附近3G木兰小区里有数十家群租房。8月13日,记者来到该小区,小区门口没有值守的人员,进入大门后是两栋红色大楼,北侧楼的一家房屋租赁中介公司员工告诉记者,小区两栋楼的大部分租户都是送外卖的小哥,还有一部分学生和小情侣。

他带记者来到5楼,只见一间20多平方米房间内搭了6张双人床,有3名年轻人正躺在床上吹空调,屋内摆满了各种生活用品,地上放着几个行李箱。“整栋楼都没有燃气,不能做饭,一张床位住一天的费用是60块钱。”中介员工说。

随后记者在4层楼的一间房门口,看到一名小伙子拖着行李箱从屋内走出来,在他身后的屋内有5张上下铺床,其中一张床的床头挂着一件写有外卖字样的黄色短袖。

记者发现进出小区的人员非常多,但小区门口和楼门口都不见值守人员,多名进出楼道和电梯的住户没有戴口罩。在其中一间电梯间里挂着一幅广告画,上面写着“抵制群租房,拒绝黑中介”。小区物业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小区里有很多群租房,有的房间住七八个人,有的住了十多人,时不时会有人来检查。